宋卫平:孩子缺少点杀心否则就赢了冈田已选好苗子

加时赛第14分钟,随着洋裁判的一声哨响,手指指向浙江队的点球点——浙江队在禁区内犯规,辽宁队获得点球——宋卫平两手一摊,重重地往椅背上一靠,他明白,浙江男足获得首个全国大赛冠军的梦想已经戛然而止。

昨晚,浙江队因为加时阶段的两个丢球,以0:2不敌辽宁队,屈居全运会U18男足的亚军。但这个亚军已经创造了浙江男子足球新的历史。而这帮子来自绿城足校的小伙子这次虽然输了,但他们的成长模式,也让我们看到了浙江足球未来的无限可能。

亚军其实是一支“校队”

老宋承诺额外嘉奖

比赛结束后约半个小时,大连金州体育场外面的停车场。记者看到,宋卫平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停车场的一角,身边也没有任何陪同人员。偶尔路过的辽宁球迷也不知道,这位中年男人就是绿城的大老板。

记者上前攀谈,老宋也一改前一场严谨的口风,开始点评起这场比赛,“这场比赛小孩子们缺少一点杀心,否则就拿下来了。关于他们的未来,冈田已经选了一些好苗子,其他的人,我们也会努力给他们制造各种可能性,总要让他们有好的出息,当然,也要看他们自己的努力。”

老宋说,其实他对于这支队伍的期望值不算太高,目标是前四,没想到“小孩子们”给了他一个惊喜,“希望我们的大队(U20)后面能拿到冠军”。老宋也承诺在以浙江省体育局的奖励为主的前提下,绿城集团也会给于这些孩子们一些奖励。

老宋之所以会为U18的亚军而惊喜,是因为和参加本届全运会的其他U18球队有所不同,也和浙江U20队也不同,浙江U18队的全部球员都来自绿城足球学校,是一支“校队”。绿城足校不同于职业俱乐部的梯队,这是一所以文化为主,足球为特色的学校。在绿城集团中,它也不隶属于绿城俱乐部,而是绿城教育集团的下属单位。

踢足球不能像赌博

文凭和足球两个都要

和老宋的惊喜一样,在金州体育场的看台上,远道而来的这些孩子们的家长也为孩子们这次的表现惊喜不已。

黄跃超是浙江队21号球员黄祖旭的爸爸,他是温州苍南人。黄祖旭也是这支浙江队中6个浙江球员之一。

看着场下的儿子,老黄有些感概,“当初以为这个小家伙只是踢着玩玩,真没想到有一天能踢到全运会的决赛。”

黄祖旭曾是苍南龙港五小的学生,除了他,浙江队中的张玉宁和薛圣东也同样是出自这所小学。

黄祖旭13岁的时候,在教练的推荐下,来到了绿城的足球学校。老黄说,之所以让儿子读绿城足球,是因为他很清楚,也有这个心理准备,万一儿子将来不能成为职业球员,那么,还有希望进入大学读书。“我的心态非常好,踢得好最好,踢不好,还能上学。”

老黄说,他希望足球成为儿子的一种特长,而不是全部,“即使吃不上职业足球这碗饭,未来他也许能成为一个体育老师或者足球教练。”

和老黄一样,浙江队替补门将樊津铭的爸爸樊宇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儿子“既能踢上球,最好还能有文凭。”

樊宇曾是吉林田径队的跨栏运动员,还在第一届城运会上拿过110米栏的第7名,“成绩不是很好,却让我记忆了一辈子。没想到儿子这次能拿全运会的金牌,还是两枚。”

对于儿子踢足球,樊宇说:“其实我感觉孩子踢球是一种赌博,如果踢不出来,那么他到社会上后会很艰难。”

所以樊宇也一直鼓励孩子多学点东西,“最好足校能派出教师跟队,在比赛期间也给孩子们上上课。”

樊宇说,他最希望孩子未来的去处,就是北理工大学,“那边即能读书,又能踢球,还有机会踢上中甲,不会耽误孩子的天赋和前途。”

不仅是黄跃超和樊宇,看台上的很多家长想法也都类似。“毕竟最终能成为职业球员的只是极少数人,绿城足球学校,至少给了孩子们两个选择。”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宋卫平:孩子缺少点杀心否则就赢了冈田已选好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