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深度:那些能左右开弓的球员都哪儿去了?

弗兰是如何成长为双脚踢球的球员的?是天生如此还是后天培养的结果?以前我们说过,卡索拉天生就是左右开弓的球员,但“天生”或许是一个错误的词汇。只要刻苦训练,左右脚都是可以练出来的。保罗-马尔蒂尼习惯用右脚踢球,但他却成为世界上最出色的左后卫,其原因就在于他坚持用左脚作二过一配合。

弗兰说:“我小时候更擅长用右脚踢球,但我父亲(职业球员)让我两只脚都练习,直到我用两只脚都很舒服为止。我常常连续几个小时练习,用不同的脚把网球踢到墙上。这种做法真的有效果,我在比赛里可以用两只脚而不是一只脚踢球。习惯成自然,你根本不用考虑什么时候该用哪只脚。”

加卢斯蒂安是一家技术公司的老板,他和很多英超俱乐部合作。他说:“在8岁到12岁之间,你用右脚能做的动作左脚也能做,那时候两只脚没什么差别。但你必须不厌其烦地反复练习,直到左右脚的使用变成一种近乎本能的选择。”对于普通的10岁儿童来说,“反复练习”这样的字眼意味着无聊、乏味。在那样的年龄,小球员想到的是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以及如何展示自己的花哨动作。等到这些有雄心的孩子意识到双脚均衡的重要性时,时间或许已经晚了。看看《442》杂志以往针对新秀的专题就知道,当时的那些小球星们多么需要练习他们弱势的那只脚:2004年的贝恩斯,2006年的沃尔科特和阿什利-杨,2008年的亚当-约翰森,2009年的凯尔-诺顿……还有很多其他球员。诺顿在热刺踢左后卫的时候的确表现不错;2002年凯文-诺兰曾经说自己的左脚技术不错(达伦-本特也这么说过自己),2011-12赛季他用左脚打进富勒姆一个漂亮的球——但这些球员当中没有人能被称作真正的双脚球员。他们平时训练的重点是不一样的。

那么,擅长一只脚踢球真的是一个问题吗?吉利甘是耐克足球学校的校长,球员时期他曾经效力过卡迪夫、斯旺西和朴茨茅斯,现在他负责训练12岁以上的孩子。在这个年龄阶段,男孩女孩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包括他们的双脚。“双脚踢球是好事,但现代球员有着很强的控球能力,我不认为我们应该过于关注这个问题。”他说。“球员在训练的时候也不知是用一只脚踢球。在训练结束后有人或许会拿出10分钟左右的时间锻炼自己较弱的那只脚,我们也会鼓励球员平衡左右脚,但我肯定不会把这个内容安排在训练计划里。”

“我们所有人生来就有一边是较强的,”吉利甘接着说,“当然也会有例外:有些人左右脚都可以踢得很好。从耐克足球学校选拔出来的汤姆-罗吉克就有这个能力,他还进一步提高了这种能力,后来他被凯尔特人要走了。”吉利甘过去曾经训练过阿什利-杨和道森。在他看来,哈德斯通是一个能用左右脚传球的球员。“左右开弓的能力是可以教授的。但球员们会每天花几个小时去练习自己不擅长的那只脚吗?我觉得不会。如果你可以提升自己其他方面的能力,比如输送致命传球或者完成致命一击的能力,那你为什么要把时间花费在争取左右脚平衡上呢?” 

可是,曾经担任过曼联青年队教练的埃里克-哈里森不同意这种说法,他表示:“老实说,英超那么多球员都是单脚踢球,这让我觉得难堪。这种事情没有借口可言,你完全可以通过刻苦训练来改变自己。在曼联工作的时候,我们上午安排训练,下午我就让斯科尔斯、吉格斯这些人在健身房里练习。我在墙上挂一个圆圈,然后让他们分别花10分钟用前脚掌、脚面和脚外侧踢球——他们必须交换两只脚去踢。毫无疑问,这种训练让他们得到提高。”

通常的情况是,练习弱势脚是在既定的训练课之外进行的,而不是被当作正规训练的一部分。由此就会产生另一个问题:为此作出牺牲的是就餐时间或者社交生活。如果一个人的右脚技术一般,左脚技术更一般,那他更应该提升右脚的技术和力量,或者可以排练一下进球庆祝动作,而不是花时间去锻炼自己的左脚。贝克汉姆花费大量时间练习任意球,其结果是,他的任意球踢得非常好。从理论上说,如果他想做到左右开弓,那他担负的训练量就是之前的两倍。顶级的单脚球员已经付出了那么多,他们还有时间去练习双脚平衡吗?

回答这样的问题需要时间。克里斯-瓦德尔在2008年说过,每天20分钟坚持几个月就能提高自己弱势脚的能力。能做到这一点的球员不多,这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单脚球员给了对手可乘之机

左右脚平衡的能力大有文章可讲,球探就有意寻找这种类型的球员。“这是我们寻找球员的标准,”雷丁球探部门负责人史蒂夫-赫德说,“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如今这种年代,我们有那么多分析资料可供使用。众所周知,如果你只擅长一只脚踢球。你对比赛的影响力就有限。既然俱乐部花大钱引进球员,他们当然想要即将成型的球员,而其中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球员可以使用两只脚踢球。”

赫德和弗兰都认为,两只脚都可以踢球能够增加球员做动作的不可预知性。阿尔弗雷德-加卢斯蒂安也说:“如果你的对手是一个单脚踢球的球员,你就能清楚地知道他下一步会怎么做。从对方接球前的身体姿势上你就能判断出他是左脚球员还是右脚球员。你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出来,而当你防守他们的时候,你就知道该怎么做。”

罗本是左脚球员的典型案例。尽管才华横溢,但他极端依赖自己的左脚。当他被迫把球转移到自己的右脚时,他的队友甚至可以回头准备防守了。罗本常常被安排在右路,但他几乎每次都向中路靠拢然后用左脚射门。这种做法可以成功,2009-2010赛季欧冠八分之一决赛他打进佛罗伦萨那个进球就是例证,但防守球员已经逐渐掌握了他的突破方式。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国际深度:那些能左右开弓的球员都哪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