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新锐国脚想去国安遭拒梦想早日能拿到上海户口

特约记者林静风报道 来沪整整13年,与女友相恋7年有余,姜至鹏的本命年伊始并不顺利:国安诚意求购,难奈申鑫开出高价,遗憾错过亚冠的大好平台,大生姜一度认为自己真撞上了“桎梏”:“一路以来,我一直觉得自己机遇、运气等各方面都不太好。”而在此期间,如同自己微博名“大生姜撞树上了”般,姜至鹏接连“撞树”:训练时莫名其妙地撞在树上,导致手、脚表皮一定程度上的擦伤;而后在申鑫基地倒车时意外撞树,结果为了修车花去了不少银子……

点背之后是顺境

一连串点背过后,姜至鹏不少身边好友都为他叹息“怀才不遇”,而朱炯在看待国安心仪姜至鹏时,曾有些“口是心非”,“即使让他去国安,能保证踢上球吗?!之前柏小磊也是吵着要走,待了一年后呢?与其转会后废了,还不如在我们队好好呆着!”

待到姜至鹏入围国足之后,再回想朱炯那番话,爱才之心一览无余。由于申鑫在本月16日还有一场同贵州的联赛补赛,因此朱炯甚至希望姜至鹏能在国足同荷兰比赛结束后及时归队,否则在15日国足与泰国热身赛结束后,姜至鹏很难及时从合肥赶赴贵阳。

入选国足后固然兴奋,然而上海德比的1比6惨败,很快冲刷了先前的喜悦。主场与东亚一役后,姜至鹏在向主队球迷鞠躬致歉后,走向东亚球迷看台感恩致谢,却被一些好事者认为轻视自己母队。殊不知,姜至鹏在离场时哭得稀里哗啦。是夜,“大生姜”近乎彻夜未眠,直到清晨赶赴机场与武磊一同登机时,情绪才有所缓和。

虽然性格上仍是个青岛爷们,过去甚至出现过情绪失控的先例,但这些年姜至鹏也将性格逐渐收敛。作为“上海化程度”最高的东亚系外地学员,姜至鹏也多少带有几分上海小伙的细腻与感性:即使是与朋友吃饭,有剩余的食物总会主动打包带走,“还能吃为什么白白浪费了”,虽然他总是在饭局上主动买单。

而论感性,姜至鹏已数次为足球哭泣:去年被鲁能绝杀扳平,姜至鹏退场时误以为申鑫已提前降级,哭成泪人;本赛季在工体2比0领先的大好局面下,被国安扳平,痛失好局。赛后朱炯说有球员回更衣室便当后即落泪,此人正是姜至鹏。

在国足报到后,一开始姜至鹏与同城死敌、申花门将王大雷一间房。由于俩人曾是国奥队友,并不生疏,倒是互相间选择哪种语言交流颇费周折:“大雷资格比我老,所以我一开始‘迁就’他说大连话;但他青岛话也能说一些;有时我俩也会不由自主地转到国语频道;当然,我俩也都能用沪语交流,上海话流利程度都已达到了母语水准。”磨合了好一阵,最后双方决定随意使然:彼此脱口而出什么话,就说哪种方言。

从呼和浩特到北京后,姜至鹏新室友换成了武磊,抵京当日,许久未聚的东亚仨兄弟至南门涮肉叙旧攀谈,“由于他俩沪语不过关,反倒只能操持普通话进行交流”,姜至鹏的沪语水平,甚至优于同年龄段的上海土著。“去广州做客一直能和张琳芃碰面,和武磊也同在上海踢球,但几个人一起相聚的机会还是不多的。希望未来能有更多兄弟们一起在国家队会合。”

户口和健将证

在东亚效力最后一季时,姜至鹏月薪3000元,“有时赢球场次多些,月入还有可能上万,但记得最后一年总共也就到手5、6万,不过那会儿还能够用,毕竟岁数小呀。”即使现在相对收入提升了很多,姜至鹏也较为节俭,事实上姜至鹏也不敢乱花钱:年初正式在上海买房,如今掏空积蓄供上首付之后,每月沉重的还贷压力让其身前仿佛有座大山需要逾越。“肯定有些吃力,但有压力挺好,让我有了奋斗的动力!”

问姜至鹏当下最大的梦想是什么,脱口而出的竟然是“早日拿到上海户口”。纵使已有国脚身份,但依旧面临所有异乡来客的苦楚:早在09年全运会开打前,体育局就曾表态若球队夺冠将解决外地球员的上海户口问题。然而当捧杯成功后,昔日的口头承诺化为无形,现在即使是武磊,都没有拿到上海户口。这也让这些早已打算在上海扎根的东亚系球员遭遇各方面制约,姜至鹏说:“也只能继续等吧,有一说是待满7年就能拿到上海户口,但我都不知这7年从哪年开始算。如果是18岁成年算起,那倒也不远了。”

尽管现实生活仍面临实际难题,但姜至鹏反倒眼光放得很长远,“之前健将级运动员证书还在东亚俱乐部,过一阵得回去找徐导领取。短期内我还是打算选择读书深造吧,职业球员平日里多少还有些空余时间的,我得利用起来,充电深造,未来总得走向社会。”

姜至鹏重复自己不想太多,“过于犹疑眼前的事,很容易让自己止步不前。不如做好自己,把握好现在,一切竭尽全力,无论结果,只求问心无愧即可。”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国足新锐国脚想去国安遭拒梦想早日能拿到上海户口